自從上次落枕被師父喬好後

今天又在去一次讓師父整整我的腰

按電鈴 是師父開的門

師母不在唷?讓我躊躇了一下

沒辦法 誰叫那個地方事在一個大樓裡很隱密的地方

當然會有點顧忌

師父一眼就看穿我的心思就說

我比你還怕跟病人獨處

就跟我訴說上次怎麼被女病人誣賴的事

可是沒辦法  師母總事有不在的一天

看得出來這次師父的話不多 動作很快

可能也怕有多事的秋跑出來

其實小女子我也是蠻ㄔㄨㄚˋ低

整完之後 要付錢了

師父說: 要走了嘛?

我整個人像赤蝟一樣豎了起來

很緊張的說: 當然要走了阿不然要幹嗎?

心想那你剛剛跟我講的不都屁話

師父翻白眼的 很慢的重複了一次說

"要找錢嗎?".....

媽阿 我的耳朵是幾百年沒挖還是有蟑螂占據 

耳背成這樣  整各會錯意到極點

師傅一定在想 你少往你臉上貼金了你 你這個歐巴桑

 

PS 女生還是要隨時注意自己所處的環境

     歐巴桑的行為不要學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游凱西的心情手扎

yuwan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Adrien
  • 小心駛得萬年船
  • Melody
  • 以前同事還去給人家僑奶(中醫)
    我說"被騙吧"
    她說"她老婆也在呀?"
    So what
  • 鴨母
  • 笑死我了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